新笔趣阁 > 武侠仙侠 > 天下第九 > 第九五五章 又是金针
    将那张报名卡拿在手中,狄九心里越来越冷。

    付朴棱为什么被杀,狄九心里比谁都清楚,那肯定是因为他的解毒药液。报纸标题明确说付朴棱是解毒天才,很显然付朴棱成功将他的成果据为己有了。随后那一瓶药液引来杀身之祸。

    那一瓶药液不过是他随手提炼出来的,只要他想,他可以提炼无数出来。付朴棱因为一瓶药液就被杀,他可以提炼无数药液的事情被人知道,他的下场恐怕不会比付朴棱好多少。

    就是不知道付朴棱有没有将他说出来。

    狄九很快就将这种侥幸想法丢在了一边,无论付朴棱有没有将他说出来,他都不能靠侥幸过日子。付朴棱这种人被丢去面试应聘者,估计地位也不怎么高。既然地位不高,那医术恐怕也不行,这大概别人都知道。

    现在付朴棱死了,别人很有可能会想为什么付朴棱能炼制出来这种药液,这样想要查到他狄九怕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。

    狄九叹了口气,他见的世面还是太少了啊,否则的话怎么会天真的以为有了报名资格,就能进武学院?

    看着近在咫尺的武学院,狄九心里却知道,他和武学院无缘了。还好,他看见了老板拿出了报纸,否则的话,他恐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狄九很是果断,既然不能进武学院,那就不要纠结,赶紧离开。想到这里,狄九再也没有半点犹豫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两个小时后,狄九购买到了一切自己需要的东西,然后来到了一个偏僻的垃圾场。他第一时间就将自己的头发剃掉了,然后戴上了一顶帽子。接下来他开始给自己易容,仅仅半个小时,狄九就易容成了一个风尘仆仆的中年男子。背包也被他换成了麻袋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后,狄九自己都感觉到很是惊奇。

    他在确定自己不安全后,脑海中自动浮现出如何易容,如何躲避不安全的因素。就好像之前他领悟五阴六阳手一般,他突然就会了,天生就会一般。

    这更是让狄九迫切的想要找到那想不起来的事情,他隐约觉得自己和别人完全不同。这种不同,就隐藏在那他想不起来的那件事上。

    狄九一路上不断攀爬大货车,三天后,他已是远离津海。尽管知道自己有危险,可是天荒区的吸引,让狄九依然想着要前往天荒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曾家大院。

    曾合刚刚从女儿的房间出来,晓浅就激动的来到曾合面前语气都颤抖的说道,“被救了,真的被救了……”

    曾合疑惑的看着晓浅,“你说什么被救了?”

    晓浅急切的喘了几口气,这才一脸激动的说道,“叔父,津海医院的一个患者被救了……”

    曾合一皱眉,津海医院每天这么多病人,一个患者被救了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?如果没有患者被救,津海医院才不正常。

    晓浅知道自己说话太过急切,连忙解释道,“不是,不是。是一个和伊薰得一样病的患者,被人救了。而且他的情况比曾伊薰要严重太多,甚至即将面临死亡的情况下被人救了。”

    这次晓浅终于解释的清楚了,说完后,脸上还是激动的有些通红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曾合一把抓住晓浅的手臂,随即就激动的说道,“是谁?快告诉我是谁?马上就将他请来,不,我们马上就将伊薰送到他面前……”

    曾合都不知道自己应该表达什么了,他的脸上激动的通红。

    晓浅却是冷静了下来,她缓了口气说道,“叔父,现在还不知道这个人是谁。好在没有人在意患者,被救下来的患者被我请到曾家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知道是谁救的?对了,患者被你请到曾家来了吗?不错,你做的很对,我马上就去见这个患者。”曾合也渐渐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不用曾合去见患者,晓浅已经吩咐人将那母子三人带来了。那母亲一脸憔悴,不过精神却很是不错。她的两个儿子,大的二十岁左右,和伊薰差不多年龄。只是瘦弱的一阵风都能吹走,形似骷髅。看起来只有皮的脸上血色倒也算是不错,估计晓浅给了一些营养品给他吃。

    小的孩子只有七八岁,眼睛睁的大大的,有些胆怯的打量着豪华的客厅。

    “孙滢见过董事长。”女子躬身一礼,站在她身边的瘦弱青年也跟着弯了一下腰。

    曾合说道,“好名字,请坐,请坐。”

    等孙滢和两个儿子小心的坐下后,曾合这才和煦的问道,“你们在这里还住的习惯吧?”

    尽管心里渴望知道医生的名字,他还是先关心了一下孙滢的境况。

    “多谢董事长,晓浅妹子已经让我帮忙做一些家务事情,这里很好很好……”孙滢赶紧再次站起来躬身道谢。

    曾合转头对站在一边的晓浅说道,“晓浅,到时候给孙滢一个轻松点的活,不要太累了。还有孙滢的这个大孩子,也多给点营养品补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晓浅连忙答道。

    孙滢又要站起来感谢,曾合摆摆手说道,“孙滢,实不相瞒,我是有事情要请你帮忙的。”

    孙滢惶恐的说道,“董事长,我为了给孩子治病,连房子都买了,现在无家可归,恐怕,恐怕……”

    孙滢的想法是,她恐怕是帮不到这种富贵人家。

    曾合笑了笑说道,“我有一个女儿,她和你大儿子一样的病,我想要请问一下,是哪个医生救了你儿子。我也想请那个医生救一下我女儿。”

    听到曾合的这个问题,孙滢眼里闪过激动,“那个医生可真是活菩萨啊,他就用了半个小时就救了我儿子,而且还没有收一分钱,也没有让我们去医院交钱,只是让我们回去疗养。若不是遇见了晓浅妹子,我们现在连去的地方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曾合激动的一颗心差点从嗓子眼跳出来了,他身体前倾,语气愈发迫切的问道,“你可知道那医生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孙滢茫然的摇了摇头,“我不知道,当时他带着口罩,救了我儿子后,立即就走了。我甚至连感谢的话都没有来得及说,到现在我心里都愧疚不已。”

    曾合有些傻眼了,不知道名字不知道长相……

    “那你是在哪里找到他的?”曾合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孙滢说道,“黄医生说我儿子没有救了,我哭着求他,黄医生将我甩开进了办公室,然后关上门。这个时候那个医生走到了我面前,说要去看看我儿子,我当时心里只是被激动充彻,然后带着他去看了我儿子,他前后用了半个小时就救回了我儿子。对了,是三栋的十一层……”

    总算是说清楚了。

    “你可知道他是如何救你儿子的?”曾合心里很是激动,哪怕孙滢没有说出个所以然,只要这个医生还在津海医院那就能找到。

    孙滢说道,“他治病的时候拉上了帘子,我估计他用的是金针,因为我儿子身上多了很多的针印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孙滢主动拉开了他大儿子的衣服,果然背上有些淡淡的针刺痕迹,估计再有一两天,这些痕迹就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又是金针?曾合忽然想到了之前他见过的那个视频,付朴棱不也是用金针治疗的吗?

    “付朴棱的办公室是不是在十一层?”曾合看着晓浅问道。

    (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,朋友们晚安!)